2010年10月10日星期日

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﹣致在港内地留学生

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﹣致在港内地留学生

你们好!我是一位在香港的大学工作的教职员,今天想和各位谈谈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事。虽然我在香港的报章上有我的专栏,但我想在这儿和各位分享会更为直接。我要谈的事情,借梁文道的说法,本来其实都是常识。只是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之下,这些常识变得需要刻意说清。

昨天晚上我和学生上课,课程的题目是「中国公共政策和区域发展」。我有一个习惯,就是上课前和学生谈谈近来的中国新闻。学术论文的讨论通常都有数年的滞后,总得和最新的情况相呼应,这天就有学生选了刘晓波获奖为讨论题目。相对于城乡差异、区域失衡等的题目,在课堂上花时间谈民主运动也是好事。毕竟,课堂的意义在于扩阔我们的视野,无论谈任何题目也是殊途同归。
我很少会在课堂上谈我自己的立场,因为我更想鼓励同学们谈自己的意见。不过这次我破了例,谈了不少个人观感。或者我在这儿再补充一下。

我发现在不少中国政治的讨论当中,都存在各式各样的阴谋论。我常常提醒学生要当心这些阴谋论,因为它们在学术上是懒惰的:它们趋向把那些我们情感上难以接受的事物,给予一些无需验证的解释。这对客观地理解事物无助,不该是学者所为;而我认为,当我们踏进教室,我们每一个人都该以学者为我们的第一身分。

在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这件事上,我就听到不少的阴谋论,说诺贝尔和平奖成为了西方霸权的政治工具,旨在诋毁中国,为不明白中国实际情况的人制造攻击中国的机会。站在此立场上,刘晓波获奖并不值得中国人高兴,更该予以谴责。

让我们以一个学者的目光审视上述的观点。首先,这届的诺贝尔和平奖有没有被利用为政治工具呢?回顾历史,每一届的诺贝尔和平奖都是政治工具,并非本届独有。九零年颁奖给戈巴契夫,九三像颁奖给曼特拉,二千年颁奖给金大中,零七年颁奖给戈尔,每一次都是诺贝尔委员会作政治宣言。事实上,无论是上述的任何一人,获奖时在当地都引起过争议。然而就我的理解,从来没有在国内听说过因为颁了给戈巴契夫、曼特拉、金大中或戈尔,于是「和平奖变成了政治工具」,所以需要声讨。

宏观点说,世上无事不是「政治工具」。今天我在这儿说话,这文章就是政治宣言;如果你选择在下面回应,你的留言也会是政治宣言。套用女性主义者的说法:个人的就是政治的。当有人用「别把XXX政治化」来批评别人时,其实他忘了这句话本身就是政治。换句话说,那些批评刘晓波获奖是一个阴谋的人,也可以被理解为在散播另一种的阴谋论;从逻辑上看,他们自己倒毁了自己的公信。

要评论刘晓波获奖是否合适,无需理会背后有什么阴谋或政治意图,而只需看其理据是否充分。如果理据充分的话,我们不能怪别人,只可以怪自己为什么制造了这样的一个机会,让那些「阴谋或政治意图」能够「得逞」。

刘晓波获奖的理据是什么?据诺贝尔委员会的介绍,是表扬他多年来为中国基本人权的非暴力奋斗。委员会特别提到,刘晓波参与八九天安门抗议,和身为《零八宪章》的执笔人。

中国的人权有没有问题?当然我们不容否定,在过去的数十年来,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明显的改善。但就刘晓波一人的遭遇来说,我们看到中国的人权状况仍然有巨大的缺憾。

刘晓波于零九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,原因是他发表了多篇批评一党专政的文章。任何的以言入罪,都是对人权的践踏。莫论他的立场是否正确,他的主张是否合适中国国情,任何人也不该被以言入罪,这是现代法治国家最基本的要求。就算他鼓吹所有中国人都该把头发染成蓝色也好,你可以不同意他的立场,但这不等于他没有权利这样说。毕境,他说话的权利,在共和国宪法当中写得清清楚楚。

事实上,刘晓波的主张也不见得和共产党的主张有很大距离。他提出的「联邦共和国」,在中国共产党的「二大」中就有,「七大」的党纲又重申了一篇。别说那么远,总理温家宝一周前接受美国记者访问,同样提到言论自由和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。

刘晓波写文章会使得中国动乱起来,破坏中国的社会和谐吗?如果写写文章就足以挑起社会情绪,那么这个社会本身一定已经累积了许多无处宣泄的怨忿。若果我们批评基于这些怨忿写文章的人,而不去批评那些制造这些怨忿的始作俑者,是否本末倒置了?真正破坏中国社会和谐的,不是刘晓波,而是各种不公义的社会制度。

如果我们认同中国的人权有迫切需要改善,而刘晓波又是一个以非暴力手段提倡改善中国人权的人,那么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。刘晓波获奖,可以鼓励更多人关心中国的人权发展,这对中国老百姓的褔祉来说,当然是一件好事。

在完结前,我想顺带提一提某种我自己也经历过的留学生心态:在国内的时候,看见中国的种种体制问题,往往都会不留情面的破口大骂;在外面的时候,看见别人批评中国的情况,却又反过来感到要立即为中国辩护。这种心态,或者是人之常情,却很不要得。别人批评中国政治,不等于批评你,不需要觉得情感受伤。不卑不亢,实事求是就可以了。

得承认,许多批评中国现况的人,其实都不太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。然而话说回来,我们自己又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吗?中国幅员如此辽阔,国内的信息流通又有限制,我们除了自身成长的环境之外,其他的可能往往都只有道听涂说。如果我在江苏长大,我对农村发展的想法就会和一位在甘肃长大的同学的很不一样。所以,当我们听到一些好像是要「诋毁中国」的言词时,先不要忙回应。如果事情不属实,那当然是「诋毁」;但如果事情属实,则其实是个外国友人的善意提醒,根本没有必要感到气愤难平。要弄清事实,我们需要多听多看。批评刘晓波获奖前,何不先看看刘晓波其实写了些什么?在香港,你在网上要看什么都可以,请不要浪费这个机会。

中国早晚都会成为一个超级大国,问题是中国要成为一个怎么样的超级大国。既为留学生,很应该作好榜样,以理服人,才能受世人敬重。

共勉之。

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

八十後/九十後

十世沒有 update 過,今日俾馬傑偉話我冇野睇,即刻整翻篇先。

今日食飯又講世代問題,我諗諗下,點解大家講八十後就會諗到有怨氣,然後就是激,然後就是反政府?

同一道怨氣,也可以反新移民同反綜援(我都冇得上位,做乜佢地可以有「免費午餐」?)。呢點,上開高登就知有唔少,其實係一個大隱憂。如果呢班友又走去圍立法會,要求減單程證,你估會點?

2010年5月3日星期一

「民建聯獻出熱誠」

上週五,電話響,編輯問,如何看民建聯買電台時間,問可否供稿。

我說,沒甚麼好寫。其實,我很奇怪為何大家的反應這麼大,是否有針對民建聯之嫌。畢境,政府常常在商台買節目時段,都有政治議程,卻沒有人說半句(說起來,教會買電視台的節目時段更為普遍,也沒有人說半句)。

那原則上,我是否接受政黨在電子媒體賣廣告?我受美式政治影響太深,覺得沒問題,奧巴馬也在選舉前買了半小時的黃金時間。重要的,是有規有矩。

第一,要為政黨籌款設限,每人每年不得捐多於一萬元。凡多於二千元的捐款,要以實名即時向選委會申報,網上公開
第二,政黨贊助節目,要說明是政黨贊助。
第三,如果由其他機構贊助,例如長江替民建聯賣廣告,那廣告中要撥最少十秒出來,由李嘉誠大頭讀出:「我是李嘉誠,以下支持民建聯的廣告是由本公司贊助」。

只要在公平的平台下,用什麼媒體也不是問題。

2010年4月7日星期三

台灣!台灣!


之前去過兩次台灣,二零零二和二零零五,想不到這次最乏味。

所到之處,沒有多少的驚喜。就是那些強烈錯落的地方,如在台灣故宮與一大群大陸旅客爭着很那顆大白菜,感覺也比空虛還要空虛。在誠品看那些暢銷書,無論是否和中國相關,本本都套上以中國威脅論包裝的書套。然而在這後陳水扁的時代,着實覺得,許多從前會覺得台灣有趣的地方,今次好像都找不到了。那種缺乏動力的社會氣氛,很可怕。希望這只大概是在台數日天雨和風冷的關係。

另,有沒有人可以告知,台北街頭為何買不到酸梅湯?記得從前去台灣,隨手就找得到,而且還很便宜。是否因為這次不是仲夏?

2010年4月1日星期四

小黑子


樓下有家水電舖,本來養了一頭黑貓。這頭貓很愛在行人路上晒太陽,悠然自得,街坊都很喜愛。兩月前,黑貓忽然失蹤了。兩天後,對面的公園忽然多了一頭黑色的流浪貓。我和太太想,是不是水電舖的那頭貓走失了?凌晨一時,路上的車還很多,黑貓從公園飛奔過來,好像很想重回水電舖,險象橫生。樣子瘦極了,震抖得很,好怕人。拿了一天份量的貓糧去餵,不用一回就吃完,然後便躱進後巷。拍下照片,走去問那水電舖的店主,他說他的貓確是走失了,卻又認定我們找到的貓不是他的。一週後,又見到黑貓,躱在橫街客貨車下。我趕快叫太太拿貓糧下來,又是快快的吃完。

之後過了一個月,也沒有再見過黑貓。我想,大概是捱不了流浪的生活吧。兩天前下午,看見對面街的公園有個黑影飛過,原來黑貓已經在公園住下來了。看看,也不再那麼瘦,也不再那麼怕人。祝好運。

2010年3月7日星期日

2010年2月9日星期二

我又請人

招聘告示:現誠聘全職研究助理一名,跟進本港城市發展議題(包括市區重建、基建規劃、新界發展等)。求職者需達本科程度,良好中英文書寫,能獨立展開研究工作;對城市發展議題有熱忱,具備學術研究或非政府組織工作經驗者優先;特別鼓勵持地理學、社會學、城市規劃、文化研究、公共政策或相關背景者應徵。查詢詳情請電郵 kaichil at hkucc.hku.hk 洽。